【翻譯組】克勞福德運營的聯賽是他對故鄉西雅圖的愛

2018-09-23 09:47

現在的比賽進行到了三節半,然后我們可以看到賈馬爾-克勞福德開始使出了自己的招牌動作:先是一個漂亮的背后運球,接著不停頓就是一個大幅度的跳步。這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同時也意味著他要開始攻擊了。

但是防守他的人可不想就這么放棄了,于是本能的伸出自己的右手,將球破壞到了球場中間。接著就是兩人都向中圈附近狂奔,然后快速的撲了上去。防守克勞福德的人先接觸到了球,將它抱住,克勞福德則也不甘示弱撲了上去,整個人的腿都基本蜷了起來。

這場比賽在西雅圖太平洋大學的皇家四輪馬車球館舉行,當時場內有超過200名的觀眾在欣賞這場比賽。對于場上的球員來說,這是一場真正的比賽。

在大家的腦海中,克勞福德始終是NBA的自由球員。他身邊一起玩的很多人都表示這是他消磨夏天時間的方式,也是他最喜歡的方式,一直到重新簽約新合同之前,他一直都會這么做。但是估計大家都想不到,他的這些做法卻可以影響著那么多的人和事。

克勞福德在夏天做了很多的事,其中有兩件事情大家看在眼里。

他熱愛自己從事的運動。

然而他更加的熱愛西雅圖——他的家鄉。

十四年前,克勞福德接管了本地的街球聯賽——Pro-Am,他擁有了這項比賽的運營權。引領他得到這些的是道格-克里斯蒂,一位有著14年職業生涯的球員,在球員時期他的防守非常出色,也因為防守為西雅圖的市民們所熟知。

從去年開始Pro-Am聯賽更換了名字,叫做The Crawsover聯賽。了解克勞福德或者經常看NBA的人應該都知道,這個名字是克勞福德的招牌動作,他在賽場上經常使用這個招式,每當他祭出這個絕招,你就要小心自己的腳踝了。

克勞福德今年已經38歲了,一年前他就開始著手這件事,他不想僅僅是簡單的將自己的名字和這個聯賽捏在一起。很多人都了解到,他在NBA比賽的賽前,他還會給自己員工們打電話,在球隊的更衣室里面給他們建議,告訴他們怎么樣做才能讓聯賽變得更好。他負責對NBA的球員進行邀請,邀請他們去自己的城市里面打球,這個城市因為當初超音速隊搬去了俄克拉荷馬,導致現在沒有NBA的球隊在了。

“我覺得賈馬爾未來會入選名人堂,” 拉沙德-鮑威爾說道,他是The Crawsover聯賽的長期簽約球員兼前總裁,同時也是克勞福德的好朋友。“一直到今天,這個聯賽已經陪伴我們很久了,他非常的關心這個聯賽的發展和運行情況,這么多年他有了一套自己的理論,他明白其中的很多道理。”

在美國有很多的業余聯賽,比如洛杉磯的德魯聯賽,它現在激戰正酣;巴爾的摩的范甘迪聯賽則是展現了不同的風貌,它旨在表現城市的進取;The Crawsover不同于兩者,它想展現的是這個地處太平洋西北小城的特點:悠閑、寧靜致遠。

“在這里,你不會碰到什么面紅耳赤的爭吵,大家都很隨和,你可以帶著自己的家人一起到這來看比賽。” 羅伯特-厄普肖說道,他曾經效力于華盛頓大學,是NCAA的蓋帽王。“大家都知道,洛杉磯是一個非常好的地方,所以它可以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頂尖球員,但在那里競爭會很激烈。然而對于那些已經退役的人來說,西雅圖會是他們的不二選擇,這是最佳地點。”

可能很多人會對這個言論表示懷疑。

但是目前來看,這里已經走出了很多的NBA球星:賈馬爾-克勞福德、道格-克里斯蒂、扎克-拉文、阿隆-布魯克斯、杰森-特里、以賽亞-托馬斯、羅德尼-斯塔基。就像很多人說的,現在他可能正在取代紐約籃球盛產后衛的稱號,他們會成為新的后衛之鄉。

“這個地方是后衛的聚集地,”史密斯說道,他負責在球館里面賣T恤。“如果看整個華盛頓州的話,你甚至可以算上丹-迪考(他其實生在俄亥俄州,史密斯先生可能是印象出現了偏差)和約翰-斯托克頓。”

最近幾年,德章泰-默里(圣安東尼奧馬刺)、馬基斯-克里斯(菲尼克斯太陽)和扎克-拉文(芝加哥公牛)這三個后衛開始在NBA里面逐漸嶄露頭角,要知道這三個人也是產自西雅圖;除此之外還有兩個來自西雅圖的前鋒,分別是馬泰爾-韋伯斯特和斯賓瑟-霍伊斯。這個夏天這兩人一直都在打The Crawsover聯賽。

截止到今天,克勞福德已經邀請了很多NBA的球星來到這打球了,這里面就包括凱文-杜蘭特、約翰-沃爾、布雷克-格里芬、拉馬庫斯-阿爾德里奇,甚至科比-布萊恩特都到這參觀過比賽。

“只要是被我聽說你要到西雅圖參加什么活動,”克勞福德表示,“那我就會想盡辦法找到你,然后讓你來參觀比賽。”

當時科比去參加2014年名人壘球比賽,這是一個由西雅圖海鷹隊后衛理查德-謝爾曼舉辦的比賽,那么克勞福德是怎么將科比邀請到他的聯賽中去的呢?當時克勞福德沖進了比賽的場地,然后就向科比發出了到他們聯賽看比賽的邀請。“當時我非常緊張,但是我知道我必須做這件事,于是我還是走向了他,‘你知道么科比,大家伙都認為你會去pro-am聯賽,’”回憶起當時的情況,克勞福德說道,“然后他就問了我一些基本的情況,他問的很詳細,然后很堅定的說道:‘我會去的。’”

隨后科比的隨行人員介入其中,他們告訴克勞福德:他們要乘私人飛機回洛杉磯。但即便是這樣,科比最后還是把航程延后了兩個小時,然后就前往了球館。

科比會去球館的消息瞬間就傳播開來。盡管大家知道科比不會上場打球,但是大家的熱情依舊高漲。在賽前克勞福德介紹科比的時候,整個皇家四輪馬車球館簡直都要炸開了,全場座無虛席。

“盡管科比僅僅是過來看一場比賽,但是我還是高興的合不攏嘴,就像一個小孩子看到了自己的偶像,”克勞福德說道,“在場的所有人都很感動。那場比賽我發揮得很好,拿到了63分并且還命中了一個制勝的投籃。你知道的,科比可是在場下看著呢,既然這樣我就要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情才行。”

他說的這種很有意義的事情,其實對于他來說很常見。哪怕是在自己婚禮前的一天下午,他還是不消停,宣布自己要舉辦一場午夜單身的籃球派對,還跟球員們說要早點來球館,好進行充分的熱身。

等到他來到球館的時候,球場外等待進場的人已經排了七個街區了,同時這些球迷還很幸運的見到了保羅、雷迪克、格里芬、小喬丹、阿爾德里奇,看到了他們在一起比賽。

克勞福德從始至終一直在回饋自己的家鄉,這主要是因為他在倫頓(其為美國華盛頓州的一個金郡,位于西雅圖南部)長大,當他還是一個正在成長的新星的時候,老鄉們給他了許許多多的關注和照顧。

剛才說到的克里斯蒂就是幫助和照顧他的人之一,他在1992年進入NBA,當初他號稱是華盛頓州十多年來最杰出的球員。接著在四年后,他提出“拒絕商業化,球迷即上帝”的口號,然后創辦了Pro-Am聯賽,創辦的同時他也向克勞福德發出了請帖。

要知道那一年的時候克勞福德才年僅16歲。

“我現在還可以回想起來當初穿上那件衣服的時候的緊張感,”克勞福德表示,“我那時候跟肖恩-坎普、加里-佩頓、達蒙-斯塔德邁爾、泰瑞-布蘭登還有一些在海外打球的職業選手在一個場上競爭,想想真的很酷。”

不僅是克勞福德,克里斯蒂還指導過很多西雅圖打球的年輕人,但是對于跟他有著相同母校的克勞福德他卻是格外的照顧。

克里斯蒂提供給克勞福德所有的他需要的籃球器械,就是想讓他能夠走跟自己一樣的路,想讓他能夠在以后的時間里有一席之地。

克勞福德也是沒有辜負人們的信任,他拿到了密歇根大學的獎學金,并在之后的2000年被芝加哥在首輪第八順位摘下。

從他的職業生涯開始一直到現在的成就,這一段過程讓很多西雅圖的小孩子意識到:他們也是有希望進入NBA并取得成功的,這沒有多么遙不可及。

當時拉沙德-鮑威爾剛剛在俄勒岡州的奇摩卡塔社區學院完成大一的學業,他就已經開始參加Pro-Am聯賽了。

當時西雅圖還不是以盛產天賦少年聞名全世界,但是鮑威爾認為有一個年齡段相同的小孩可以檢測出自己的實力究竟怎么樣。

這個小孩子就是賈馬爾-克勞福德。

“每當他回到家,我都會去找他進行單挑,用這樣的方式來檢測自己的水平究竟怎么樣。”鮑威爾說道,“我想要到更高級別的聯賽里面去打球,這是我的奮斗目標。我覺得如果我哪天可以匹配到他的強度水平,我的愿望就快實現了。”

如今鮑威爾已經是37歲了,毫無疑問克勞福德一定是他最不想對位的一類球員。

“他跟布魯斯-鮑文很像,他們是同一個類型的球員,他們都會在比賽里面全力以赴,”克勞福德說道,“每當他防守我,我都覺得很麻煩,他總是對我進行全場緊逼,這會讓我變得很忙亂,同時還會消耗掉我的大部分體能,否則就沒有辦法對付他。”

鮑威爾先是在一個大專打了兩年的比賽,當起了臨時的球員,他在這里也沒有什么作為,場均只能得到6.2分4.3籃板。

接著就去了愛達荷大學,在愛達荷大學他一共打了63場比賽,在這些比賽當中,他有53場都是首發,并且他一個人從后衛到前鋒都打過。在畢業的前夕,他榮獲了大西部聯盟的年度最佳球員獎,要知道那時候他站立摸高才只有六英尺四英寸。倫納德-佩里曾經是愛達荷大學的主教練,他說道:“如果我的兒子有像他這樣的表現,我將會非常的驕傲。”

后來畢業以后,他加入了北美籃球聯盟,這里面包括:美國籃球聯賽、國際籃球聯賽、大陸籃球聯賽。這些聯盟里面有些比賽一場打下來才給25美金。沒有辦法,鮑威爾只能選擇去海外掙錢,這期間他去過很多的國家,包括:智利、印度尼西亞、黎巴嫩、沙特-阿拉伯、墨西哥、阿聯酋。盡管漂泊了這么多的地方,總是穿著不同球隊的隊服,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信念從來都沒有動搖過,他一直就只有一個念頭:要去NBA打球。“這個夢想是我一輩子都要堅持的,永遠都不會放棄它。”鮑威爾說道,“這份熱情會一直支撐著我,這份熱情不會被熄滅。”

每當說起籃球,他現在生活中與籃球唯一有關系的就是每年夏天的The Crawsover聯賽。“現在加入我們的NBA球員越來越多,所以每當到了夏天的時候,我都有機會更他們對抗一下,”鮑威爾表示,“我知道自己的狀態,我覺得我還是很棒的,那些跟他們對抗的比賽在我看來就是自己的NBA總決賽。”

2006年的那一年,鮑威爾25歲。這天他正在球館進行練習,一個老先生走了過來,并提出要跟他來一場一對一。他沒有想其他的,就是想要拼命的拿下這場斗牛的勝利,最后結束以后,老先生要了他的電話號碼。“我會和我的朋友談一下關于你的問題,然后我想帶你去參加一個試訓。”這個老先生說的朋友就是當年超音速的助理教練杰克-西克瑪。

幾周之后的一天,他還是照常的去西雅圖的市中心去上班,他正在開車的途中,電話響了。電話接通后,對面表示他就是杰克-西克瑪。

杰克-西克瑪當時問他是不是有興趣去超音速隊,給那些隊員當陪練。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當時都不敢相信,整個人在車里都呆住了,一時間手機都差點沒拿住掉到了地上。“我當時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太激動了,這簡直難以置信。”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時,他說道,“我覺得它很重要,甚至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機會了。”

于是那個夏天,規定上午十點開始訓練,但是他每天都要提前一個小時就到位。當時雷-阿倫還在超音速隊效力,看著他如此的努力,雷-阿倫表示很敬佩,并經常性的給與他一些幫助。

“那期間,我跟雷-阿倫、拉沙德-劉易斯還有別的家伙一起打球,”鮑威爾回憶道,“在與他們對抗中我覺得我可以適應NBA的比賽。”

在參與超音速訓練接近一個月的時候,他被球隊的總經理里克-桑德叫到更衣室進行見面。

里克-桑德跟他一起簡單的談了一下關于他后續去留的問題。一直到今天,大家都能感受到他對自己當時的決定有多么的后悔。

“那次的機會在我手邊走掉了,我沒有抓住他。”鮑威爾說,“我沒有明確的跟他說我是誰,也沒有告訴他我要做什么。你知道的,這接近一個月的時間,我都在跟雷-阿倫一起訓練,這段期間我覺得我已經證明了我自己,證明了我是可以跟NBA的球員來一場較量的。”

“如果現在有機會可以讓時光倒流,那我一定要讓時間回到那個階段,我會好好的把握那次機會,那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機會之一。”

三年前,鮑威爾的職業生涯就結束了,他現在的職業是母校倫頓高中校隊的主教練,同時也是學校學生的牧師。

現在的鮑威爾已經老了很多,沒有了之前的速度,再加上他從始至終就沒有多健壯。

可是即便這樣,他還是會每周都去The Crawsover聯賽打球。

即便是自己的年齡大了,速度不快了,甚至力量和體能都不如從前了,但是他還是像當年一樣滿場飛奔。

“終究我沒有實現去NBA打球的夢想,”鮑威爾說道,“但是不管怎么樣,我都可以自豪的說我是熱愛籃球的,這個心情永遠都不會改變。”

2004年的時候,克里斯蒂的職業生涯即將完結,就在他退役前幾天的日子,他想到了克勞福德。

“我想讓你來接管pro-am聯賽。”

聽到這個消息的克勞福德都沒有猶豫,馬上就答應了下來。

他這個答應的速度其實也是意料之中的,要知道克里斯蒂從1996年首次參加pro-am聯賽的時候,我們的克勞福德就已經在他身邊一起訓練了。

“他當時在那里訓練,然后他會打電話給我,問我是不是愿意跟他一起。只要他的聯賽需要幫助,他就會打電話給我尋求幫助。”克勞福德說。“我那時候其實都沒有他的電話號碼,因為實在是太緊張了,都不敢去管他要。對于我來說,在他面前的我就是一個學生,而他則是一直在考察我是不是有成為職業球員的責任心和責任感。”

在克勞福德接管了這個聯賽之后,他的工作其實比較容易:他主要就是向那些在西雅圖長大的、未來可能會有前途的孩子進行指導,就像當年的克里斯蒂做的一樣。

“你可能無法理解,對一個孩子來說能夠得到NBA球員的認可意味著什么。”克勞福德說道,“道格愿意相信我、加里愿意相信我,他們都愿意相信我可以做到他們想要的,他們對我很有信心。他們知道我會給下一代的孩子帶去幫助,那就是我的責任,是我的全部工作。”

每年的休賽期,克勞福德既是球員又是老師,他讓球迷們免費入場觀看比賽,同時還為那些天賦異稟的年輕人提供悉心的教導。

“他向我解釋道他是怎么樣在這么大的年紀依舊保持好的狀態的,你知道的,他在聯盟里呆的時間都要比我的年紀還大,面對這樣一個老兵,他說的東西都是無價的經驗。” 杰倫-諾埃爾說道。他是西雅圖的本地人,同時也是上賽季華盛頓大學的頭號得分手,“不管是場上還是場下,我都會經常與他交流。說真的,因為有他的存在,整個西雅圖的球員都是幸運的。”

盡管說唱天王Jay-Z的侄子——納奇亞-卡特并不是這個地區的本地人,但是他目前在華盛頓大學上二年級,并為其球隊效力,所以他也在克勞福德那里得到了很多的經驗。“他喜歡跟我一起聊天溝通,他會告訴我怎么樣提高自己的能力,怎么樣讓比賽的質量變得更高。”卡特說道,“我真的感到很感激。”

每當一場The Crawsover的比賽結束后,克勞福德都會獨自一個人走到球館的角落,進行思考。這時候來看球的球迷則會有秩序的來跟他一起合影問好。有一個來自澳大利亞的小男孩,他把這個作為了家庭旅游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為此他刻意的停留了一會,就是為了能夠和克勞福德見上一面。

“這么多年來,他真的為這個社區做出了太多的貢獻了。每年都會有那么多的球員去西雅圖參加比賽,那真是不可思議,非常棒。” 詹姆斯-戴爾說道。戴爾在芝加哥居住,當時克勞福德還是公牛隊的隊員,然后他慢慢的就和克勞福德成為了好朋友。“西雅圖出來了很多優秀的球員。我覺得賈馬爾在這里面是很有分量的一個。”

很多人都覺得作為一個城市的名人,他們總是承擔著比普通人更多的義務和責任。克勞福德作為西雅圖的名人,他為城市做的所有事都是盡自己最大的可能去做到最好。

“很多人指導過我,他們相信我,這樣的情況讓我自己也備受鼓舞,更有自信,” 克勞福德說道,“當道格把這個重任交給我的時候,他說‘我信任你,你是一個好的幫手,我知道你可以并且有能力把這個聯賽辦的更好。’”

“那么我呢?那就明晚的球館不見不散吧。”

原文:Jerry Bembry

編譯:晴天

喜乐彩十六期开奖号